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太子入戏之后

03:商君衍番外

太子入戏之后 暗香 4428 2023-01-25 01:34

  一秒记住【笔趣阁小说网 www.biquge34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新帝登基后,商君衍决定辞官。

   折子上了三次,陛下就是不许,他很是无奈。

   他不想留在京城,既然不许辞官,那他就外放。

   留在京城瞧着陛下与辛夷恩爱情深,他心里总是很别扭,再加上家里一直催着他成亲,思来想去还是避出去好。

   于是他上折子请求外放。

   这回陛下准了,让他去沧南做知府,沧南地处偏远,曾经是益王爪牙任职之地,商君衍知道陛下让他去,是要清扫益王留下的烂摊子。

   商君衍痛快的接旨,出京。

   临走前,平靖郡王妃非要他娶妻之后再离京,母子俩人闹得很是不愉快,商君衍不想娶妻,那场大火给他造成了极大的阴影,这辈子只要想起来,娶妻两个字就像是魔咒一样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
   商君衍知道母亲还未死心,想要他娶名门贵女,想要郡王府再上一层楼。

   可他知道自己母亲的性子,再有姐姐在一旁煽风点火,不管哪家的女儿嫁进来,都不会在这府里过得开心。

   再说,他已经对不起一个人,又怎么能再让另一個人踏进这火坑。

   商君衍决绝地走了,一走就是十年。

   他从苍南知府做到徽启知府,又从知府做到巡察使,十年间踏遍了遂州以南所有的地方。修桥铺路,教导民生,开垦荒地,安置流民,十年的时间,让他成为朝中名声鹊起的一方大员。

   再也不会有人轻视他,他的功绩是他一步一步丈量出来,一件一件事情累积而成。

   曾经苏辛夷质问他,重生的意义何在?

   他想到了今日,他终于明白了。

   如果人能重新来一遍,为天下苍生,做力所能及的事情,看着百姓食果腹,衣蔽体,家家户户有余粮,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,这就是他重活一遍的意义。

   是他为上辈子恕罪的诚心。

   十年后,他回京叙职。

   踏进京城,曾经十分熟悉的地方,让他觉得有些陌生,街上的行人熙熙攘攘,两旁的商铺琳琅满目,满街跑的稚童满脸童真的笑容。

   前面人群涌动,里里外外围了几层人,他随口问路人,“出什么事情了,怎么这么热闹?”

   “这位老爷一看就是外地来的吧?那是官府的布告,今年选秀年,陛下又不选秀了。”

   商君衍一怔,没想到一回京就遇上这样的事情。

   “又不选秀?”

   “可不是,三年前的选秀也没举办,陛下说咱们老百姓还没过上好日子,他怎么能贪恋女色,于是拒不选秀。陛下真是明君啊,时时刻刻记挂着咱们呢。”

   商君衍一走十年,从不打听这些事情,一心一意为朝廷办事,竟不知道陛下居然接连拒了选秀。

   算起来,加上他离京那年陛下说要为先帝守孝不肯选秀,这次已经是第三回了吧?

   晏君初的眼睛望向皇宫的方向,这一世,辛夷挣脱了平靖郡王府的牢笼过得很好,她这条路走得没错。

   抬脚绕路而行,商君衍进了青金坊,路过曾梁的宅子,远远地看到穆邢从里面出来,如今他已经做到了指挥佥事,三年前朝廷与鞑靼开战,穆邢率兵突袭了鞑靼老巢立了奇功。

   这位从杀手座上指挥佥事的武将,是辛夷一手发掘出来的。

   这宅子里以前住的是乞丐头子曾梁,十年过去了,他应该不在了。但是穆邢还住在这里,辛夷的眼光不错,这是个重情的人。

   穿过青金坊就是黄金坊,此时正是杏花盛开的季节,忽然就让他想起两人重生后那一年,辛夷踏着杏花来买酒,两人在这里相遇。

   那时他心中有戾气,而她对他亦十分厌恶,彼时,他们中间梗着平靖郡王府的那场大火,苏四夫人的早逝,纵然不是相看两相厌,也没好几分。

   那时他还理直气壮,觉得辛夷做得太过。

   他抬脚进了杏花楼,打了一壶杏花酒,路过逸元居时,犹豫一下,又进去提了一只醉香鸭。

   等他走到大街上,看着自己左手酒,右手鸭,可……这些都是辛夷喜欢的。

   站在街上,看着人来人往,一时间竟有些恍惚了,上辈子两人明明是夫妻,他却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,喜欢做什么,更不知道她一身功夫全都藏了起来,至亲至近的夫妻,愣是让他过成了至远至疏的困局。

   商君衍踏着杏花走过这段路,喧嚣热闹的街市,拉回了他飘远的思绪。

   走了没几步,忽然有人叫了他一声,“商大人?”

   商君衍闻声望过去,看到街对面的人大步走过来,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“还真的是你?十年不见,乍然走到街上都不敢认了。”

   是王策。

   商君衍笑了笑,“原来是王大人,你风采依旧如往昔。”

   王策看着商君衍比同龄人要显得沧桑许多,不由满心敬佩,这样为了朝廷不怕吃苦肯实干的官员,值得他敬重。

   俩人并肩而行,王策是苏辛夷的表姐夫,说着说着就不由地说起来与她有关的事情。

   “商兄是不知道,六年前与鞑靼那场大战,朝中派人领军出征,结果那些指挥使因为当初漳平府清缴一事心怀不满,居然试图与朝廷与陛下谈条件。可惜你不在场,没有看到皇后娘娘一人一枪连挑十三人,当真是威风啊。”

   “是吗?”商君衍笑了笑,苏辛夷都敢一把火烧了郡王府,还有什么不敢做的。

   别人是把胆子踹到肚子里,她是把胆子顶在头顶上。

   “皇后娘娘的威名,这些指挥使是没怎么放在心上的,都认定是以讹传讹,以为一个女子能有什么真本事。那年,皇后娘娘刚生了二皇子还不足半年,一身金色铠甲,手提长枪,我现在还记得那枪尖从日光下穿过时亮起的锋芒,简直是大快人心啊。”

   商君衍眼睛里都带了笑,轻声说道:“是啊,当年皇后娘娘在漳平府外大战鞑靼的场景,这些人哪里有福气见过,吃一吃亏,就知道怎么做事了。”

   当年他押运粮草抵达漳平府,曾经悄悄地站在城墙上,隔着漫漫黄沙,看到苏辛夷拼杀的模样。

   王策与商君衍聊得很是开心,硬是拉着他去了自家,俩人喝光了杏花酒,吃光了醉香鸭。

   商君衍已经有了七八分醉,拒绝了王策派人相送的好意,一个人走在月光下,脚步略有些踉跄,不知不觉竟走到了皇宫外。

   高大的宫墙挡住了月色,也挡住了他迷茫的目光。

   层层宫墙之内,苏辛夷现在过得很幸福吧?

   晏君初伫立良久转身离开,等这次叙职完毕,他还是要继续外放。

   这京城,留不得啊。

   余生漫长,他还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去做。

   如果还有下辈子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