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霸武

第三七一章 计钱钱(求订阅)

霸武 开荒 13890 2023-01-22 21:57

  一秒记住【笔趣阁小说网 www.biquge34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楚希声在云雾中走了约二十里,就望见前方以一剑倾城问铢衣为首的几个人影。

   他们脚下的这座冰桥似乎遭遇了什么阻碍,没法再往前延伸。

   问铢衣则背负着手,螓首微匐,似乎在俯视着前方。

   当楚希声走近之后,才发现这冰桥的前端,竟不断的滋生出一丝丝的雷霆之力,将问铢衣凝聚出的寒冰一一轰灭。

   问铢衣则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,眸光则如不见底的渊潭。

   楚希声又凝神分辨这些雷霆的源头。

   他眉头一皱:“这雷霆,有点像是神鳌散人让我们学的术法天罚雷暴?”

   唯独这雷暴之力过于强大,似乎连问铢衣都无可奈何。

   楚希声又微微摇头,忖道不至于。

   问铢衣之前在仙宫外,可是差点将整个云海仙宫的禁法强行攻灭。

   他转头好奇的问:“问前辈驻足于此,可是有什么难处?”

   楚希声想不明白,问铢衣为何会在雾战中暗助他,又特意留了冰桥给他走。

   不过他还是知道问铢衣是在向他示好,也愿意认这份人情。

   长孙兵权闻言面色一沉:“无礼,这天下间有什么事能难得住殿下?”

   问铢衣侧目睨了长孙兵权一眼,随后抬头,看向了高空中的‘戒律二书’。

   此处浓雾弥漫,以问铢衣的目力,也只能看清楚周围二十五里方圆之地。

   然而那《神律》与《神戒》二书放出的辉煌金光,仍可刺穿重重浓雾,辉照此地。

   问铢衣若有所思:“是律令之力,任何人从此处强闯,都会遭遇天法雷暴。看来这戒律二书另有主人。”

   楚希声闻言先是一怔,随后就眯起了眼:“问前辈,这戒律二书的主人,该不会还活着?”

   他身周的几人,也都皱起了眉头。

   “那倒没有,不过这里的雷霆之力很强,有着完整的天规道律,可见这个人死前的位格很高,很可能是一位超品,甚至是一位陨落的神灵。

   这里也不仅仅有神鳌散人的传承,还有祂的。甚至可以说,神鳌散人在三十六州开辟秘境,遴选天下少年英杰的主要目的,就是为了祂。这才合理不是吗?

   由神鳌散人生前的性情来看,那就是个性情恶劣,才不会管死后洪水滔天的家伙。他孤家寡人一个,才不会管自己的武道与术法有没有传人,更不会在意自己身后的财富,落于何人之手。”

   问铢衣说到这里,斜目看了眼陷入深思的楚希声一眼:“我稍后会带着部属强闯雷暴,顾不上你们。你们自己小心,还有,你可以唤我城主。”

   楚希声不由扯了扯眉。

   问铢衣是对自己的称呼不满意吗?

   旋即他就释然一笑。

   果然女子都对年纪很在意,无论哪个年代都一样。

   后面的长孙兵权,眉头大皱。

   他哪怕是个痴呆,也看出问铢衣对楚希声的态度很不一样。

   这位一剑倾城不容许任何人踏上她的冰桥,却能和颜悦色的与楚希声说话。

   长孙兵权是问铢衣的血脉亲人。

   然而问铢衣对楚希声,比对他还要好。

   “为何要强闯?方才神鳌已经做过提示了,要从此处通过,需要特定的术法,或是特定的血脉天赋。”

   楚芸芸忽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,走到了冰桥的最前端,与问铢衣并列的位置。

   长孙兵权心里本就难受,不悦已极。

   此时闻言,不由更生恼怒:“伱以为我们没试过?我们六人当中,也有三人修成了‘一语成箴’,有三人修了‘天罚雷暴’,没有用!”

   这两门术法,只有他一人学全了。

   不过当时为防万一,其余四人也各自学了一门。

   他们已经在此处用了,却毫无作用。

   问铢衣却在此时抬了抬手,止住了长孙兵权的话,她眼含好奇,又带着几分审视的看着楚芸芸。

   “那应该是你们用的不对。”

   楚芸芸往前方伸出手,瞬时一层层的符印,在她手心前方显现,聚结成了一座虚幻的符阵。

   “律令!此地十二人,当毫发无损的通过此地。”

   就在这一瞬,天空中的戒律二书,忽然闪现出一阵金色光辉。

   周围则蓦然爆出海量的赤色雷霆,在轰鸣声中向四周漫卷开来。

   不过此地的所有人都察觉到了。

   那雷霆的力量,远远离开了他们。

   这意味着他们从此处往前,不会被‘天罚雷暴’的雷霆之力攻击。

   “乱离。”楚芸芸此时又唇角微扬:“你过来给我们筑一座桥。”

   “桥?”

   陆乱离一阵错愕。

   她也惊奇不已,发现楚芸芸现在的气势很不一样。

   气势额外的霸道,不容违逆。

   话音神态都像是吩咐自己的妹妹,而不是对待自己的师姐。

   陆乱离有些不满的鼓了鼓脸颊,却还是走到了那冰桥前端。

   她稍稍凝思,就也往前方伸出了手。

   “律令!此处当有护法之桥,护持此地十二人,到达地渊彼岸。”

   随着层层叠叠的符印,在她手心前方显现,那天空中的戒律二书,再一次发出金色光爆。

   瞬时间一条虚幻的金色桥梁,出现在了楚芸芸与陆乱离的前方。

   “不错啊!”楚芸芸略含赞赏的笑道,随后竟毫不迟疑的踏上了那金色桥梁。

   随着她的步伐,周围的雷暴之力,竟都左右分开,主动避让。

   楚芸芸走了几步:“应该可以了,我二人的术法是与‘戒律二书’呼应而成,借助了神器之力,可靠性还是很强的,你们也可以上来试试。”

   楚希声原本是有些忐忑的。

   他对楚芸芸的一语成箴很放心,对陆乱离的术法却有些担忧。

   此时见楚芸芸安然无恙的站立于万千雷暴之中,不由心神一振。

   今日楚芸芸二女是给他长脸了。

   他也踏上了金桥,随后一边手按着刀柄,随时准备应变,一边大踏步的前行。

   那些赤色的雷霆果然也避开了他。

   金色的桥梁,则蕴藏着强大的守护之力,帮他抵御住了地渊剑意的冲击。

   楚希声走了几步,就眉头微扬,加快了脚步走到楚芸芸的身侧。

   他回头朝问铢衣笑着微一颔首:“城主大人,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了。”

   此时剑藏锋等人,也随着楚希声陆续踏上了这条虚幻金桥。

   剑藏锋一边走,一边看着楚芸芸的背影。

   刚才楚芸芸给他的感觉很不一样,也不同于这个楚小妹,在剑藏锋脑海中的固有印象。

   问铢衣则伫立原地,目送着楚芸芸一行人远去。

   随后以惑然的目光,回望着身后的几人。

   长孙兵权神色尴尬,语声羞惭:“殿下,我刚才确实全力以赴了,应当是我术法修为不高的缘故,没能沟通‘戒律二书’。”

   他虽然修成了这两门术法,可本身连九品术师都不是,还没有凝聚‘灵种’。

   “不止是术法修为不够。”此言出自极东冰城众人当中唯一的一位术师,他若有所思道:“应当还有血脉天赋的缘故,这两个女孩,都有着特殊的血脉。除此之外,还有命格!”

   “命格?”问铢衣一声呢喃,眼神疑惑。

   那术师微一颔首:“我以前看过一些上古轶闻,听说戒律二书的强大与否,与其主人的命格,地位息息相关。

   此二书在古代天帝之手,可以制约天上地下一切生灵,在普通术师的手中,却只是一件威力平平的神器。还有,此物也可与其主的命格彼此成就,我猜地渊这一关,试的就是这方面。没有强大的命格,没法让戒律二书发挥神威。”

 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 问铢衣神色释然,随后也踏上了金桥。

   她在金桥上凝神感应了片刻,随后眉梢一扬:“的确很不错。”

   那个名叫陆乱离的女子,在术法上的天赋简直让人叹为观止。

   不过更让问铢衣在意的,还是那个楚芸芸——

   ※※※※

   约莫一百多呼吸之后,楚希声一行人就踏着金桥,登上了地渊的北岸。

   他们虽然有着楚芸芸与陆乱离二女的术法护持,却不敢肆意奔走。一路上还是小心翼翼的,所以花了不少时间。

   也就在六人踏上北岸之际,就见前方那座巨大如山般的塔楼里面飞出了九道灵光,向他们飞坠过来。

   仅仅须臾,这些灵光一一悬停在他们的前方。

   这些灵光之内,都裹着形状不同的器物。

   楚希声身前的灵光有两团,一团是给他的,一团应是赐予小平头。

   楚希声先看自己的这团,是三瓶丹药,还有一件四品上阶位的法器。

   不知是否巧合,神鳌散人赐予他的这件法器竟又是一双靴子。

   银光闪闪,靴子的背后,还有一双短小的透明羽翼,卖相不俗。

   楚希声将此物拿在手里稍稍感应,就眉开眼笑道:“神鳌散人果真大气!”

   他毫不犹豫就把自己脚下的鞋子脱下来,换上了新鞋。

   这对银靴名叫‘超光靴’,效果是强化两重的‘光阴瞬影之身’,大幅增强身法速度,每天还可使用二十次相当于瞬移的法术‘步虚术’。

   可在他神念能够覆盖的范围内,脚踏太虚,任意挪移。

   所谓‘超光靴’之意,就是超越流光。

   小平头的那团灵光,也让楚希声欣喜。

   这里面是一双四品上阶位,含着强大庚金力量的刃爪,可以让小平头套在爪子上。

   另外还有一个瓶子。

   楚希声打开后看了看,只见里面全是金色的液体,清香逼人。

   他稍稍转念,就知这是什么东西。

   这是帝流浆!

   神鳌散人竟将六十年一遇的‘帝流浆’,融入到了药物当中。

   他不禁再次发出感慨:“真是大气的不得了。”

   楚希声又四面看了一眼。

   他发现楚芸芸面前也是两团灵光,其中位于左面的那团灵光里面,竟然是一件三品下阶位的法器。

   那是一身女式的裙甲,让楚芸芸颇为惊喜,唇角上扬。

   陆乱离则是得了两件四品上阶的器物,一件是甲胄,一件是靴子,也令陆乱离眉开眼笑。

   两人得手的法器,都是武修的器物。

   不过这不奇怪,神鳌散人术武双修,都踏入一品之林,可他专精的还是武道。

   计钱钱与剑藏锋也是两件四品上。

   舟良臣就差了一点,他得的法器只是一件四品下。

   不过舟良臣却很开心。

   他的法器虽然是四品下,不过却比别人多了一个丹瓶。

   舟良臣打开后看过了,这是一枚‘六炼血神丹’。

   服用之后,可以直接让他的真元修为达到六品上的巅峰。

   只需服用秘药,就能踏入到五品下的境界。

   甚至他如果耐心一点,等进入五品之后服用,可借助此药直接修至五品下的巅峰。

   且他的灵宠小玄武,也得了极大的好处。

   那是两瓶帝流浆,还有一枚可以镶嵌在龟甲上,增强小玄武防御能力的法器。

   可能是小玄武与神鳌散人的宠物神鳌,有点血脉渊源的缘故,它得到的好处,更胜于小狮子与小平头。

   “应该是将两关的奖励合在一起了,且法器因人而异,几乎相当于量身打造之物。”

   剑藏锋白胖的脸上,堆满了笑容:“不过这位大人确实出手大方!也不枉我等拼杀一场。”

   剑藏锋对四品法器不稀罕,稀罕的是他得手的法器,恰能强化他的‘平天剑’。

   这样的器物非常罕见。

   “我们继续。”楚希声又往前方看了过去:“不知道下一关是什么样子的?”

   他们的前方,还是一条汉白玉铺就的道路,往北面方向延伸到浓雾当中。

   楚希声只能看到十里之外,还有浓雾当中一座高达百丈的山崖。

   山崖前方,似乎还有一座朦朦胧胧的高楼。

   这高楼远没有云海仙宫的中央塔楼那么高,却也高约百余丈。它的楼顶,恰好超过那山崖三丈。

   计钱钱已经将神鳌散人的赏赐穿戴在身。

   那是一件腰带,挺合计钱钱心意的,能够强化她一重‘无双’血脉。

   这是源自于军神‘子羽’的一种神阶血脉。

   昔日军神‘子羽’踏入超品之际,凝练出了这一血脉,在他的信徒与后人当中流传。

   霸主无双,这一天赋可以让她拥有远超常人的力量与神识之力,还能掌控风雷之力。

   计钱钱没想到这云海仙宫当中,连这种类型的法器都有。

   而就在她欲踏步往前,追上楚希声的脚步时,蓦然面色一变,看向了自己的左面衣袖。那面藏在她袖里的小旗,正在持续震荡。

   那震荡的幅度极大,使得她的衣袖都在开始发颤。

   计钱钱不由一声轻叹,停住了脚步。

   “你们先走,我有一点私事要处理。”

   外面的那些人,应该已等不及了。

   自己的这桩事也必须解决不可。

   “私事?”众人闻言都神色错愕的回望计钱钱。

   在这云海仙宫里面,能有什么私事?

   楚希声也略觉奇怪的与计钱钱对视了一眼,他随即心神一动,眼含深意:“要不要帮忙?”

   计钱钱手握着袖中的小旗,欲言又止。

   她有一种强烈的想要吐露的冲动,想要在楚希声的面前坦白一切。

   计钱钱最后却还是微一摇头:“不用了,我能处理得来。”

   这是她自己的麻烦,还是自己处理的好。

   楚希声目光一眯,就微一颔首道:“也行,我们会在前面等你,如果有什么万一,可随时用信符联络,向我们求援。”

   他说完这句,就再次御空而行,往前方飞去。

   陆乱离的面色无比古怪。

   她想计钱钱能有什么私事?楚希声居然还同意了,还答应的干脆利落。

   剑藏锋与楚芸芸二人,则都略含深意的看了计钱钱一眼,随后也飞空远去。

   计钱钱站在原地若有所思。

   她在想主上兄妹,还有那个姓剑的,是否已察觉到了她的卧底身份?

   其实这大半年来,她不是没想过这问题,只是一直以来,她不愿往深处想。

   计钱钱随后就走到道旁伫立,静静等候。

   须臾之后,一剑倾城问铢衣就已带着一众部属踏上北岸。

   她神色怪异的看了计钱钱一眼,却没做理会,继续御剑行空,消失于白雾深处。

   接下来是九尾妖狐狐心媚。

   轩辕坟的六人,还是完完整整的,不过他们身上大多都带着伤。

   就连狐心媚自身似也伤势不轻,浑身宝衣破损了几处。还有一些地方染了血,气息则略显散乱。

   后面则跟着大黑天‘日迦罗’与无上玄宗武至上。

   这两人的情况更加狼狈,伤势比之狐心媚还要更重几分,队伍里也各自少了两个人。

   这三支队伍,对楚希声的小队都颇为忌惮。

   虽然都很奇怪计钱钱为何站在这里,却都没有对计钱钱出手之意,都是拿了神鳌散人的奖励之后,直接走人。

   最后是以黄脸中年为首的那群江湖散修。

   六人却是完完整整的。

   他们外表看起来狼狈,衣衫与甲胄破损了几处,人却都完好无恙。

   那黄脸中年看见计钱钱之后,也微觉意外,随后就手按着刀,笑着询问:“你在此作甚?”

   “私事!”计钱钱面色平静的与他对视:“与你们无关。”

   黄脸中年不由眯了眯眼,开始上下审视着计钱钱。

   计钱钱只觉此人的目光,似刀锋般的在她身上刮过。

   计钱钱毫不觉惊奇。

   此人多半是在雾中,一力压制大黑天日迦罗之人。

   且能护持六人安全度过地渊,此人的能为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 “唯我独尊刀!”黄脸中年唇角上扬:“好一条朝廷鹰犬!”

   计钱钱心中一紧。

   感觉到这黄脸中年的刀意,已经凌至她的眉心。

   不过就在她以为,黄脸中年即将对她出刀的时候,这位却是放开了握刀的手,转而往北面御空而行。

   他大袖飘飘,身姿洒脱:“庆幸吧!如非这仙宫之内法度森严,我已取了你的性命。”

   计钱钱眉头皱了皱,随后就面色恢复平静,继续等候。

   就在远处众人都消失于前方浓雾之后,计钱钱神色漠然的将袖中那面黑色小旗丢了出去。

   那黑色小旗插入汉白玉地面,瞬时张开一层层的符文,向四面迅速扩散。

   不久之后,几个蒙着脸的黑色身影,陆续出现在了符阵中央。

   “真没想到,这件法器还真能帮我等偷渡于这云海仙宫。”

   这些黑色身影先是虚幻,随后就渐渐的凝为实质。

   其中一人冷冷的看着计钱钱:“为何等到现在?我们在外等候了足足一个月。”

   计钱钱看着眼前几人,不由自主的一个深深呼吸,她的目光却渐渐的冷厉坚硬,语声也冷硬的像是冰块:“我不是不想召你等入宫,而是没有机会。”

   “是吗?”那人冷冷一笑,眼神不置可否。

   他随后眼望四周:“楚希声何在?这一品‘欺天诳地’之法,只能维持两刻时间。必须在两刻时间内,将之斩杀。”

   计钱钱闻言低下头,紧握着藏于她袖子里的一双独尊刀:“确实,我们只有两刻时间。”

   她的瞳孔中,此时也赫然透出了一点猩红之意。

   于此同时,在幽州州城。

   清虚子踏着一口剑凌空飞落,身影化光,穿入到一座地处偏僻的民居之内。

   这民居简陋朴素,空无一人,

   不过清虚子落在院中的的时候,却有一个年轻人推门而入。

   他推门的时候,语声饱含无奈:“清虚子师叔,你来的时候就不能收敛一点,否则我的身份迟早要暴露。”

   清虚子侧目看了过去。

   这是一位三旬左右年纪的年轻人,身高达七尺开外,细腰宽背,双肩胸阔,一张脸白净如玉,宝剑眉合入天苍插额入鬟,鼻如玉柱,口似丹朱,一双俊目皂白分明,英气十足。

   清虚子望见此人,不由唇角微扬:“气色不错,看来你的修为更上层楼了。闲言少叙,万俟师侄,我这次过来,是宗主托付,让我问你与计钱钱有关诸事。”

   那年轻人竟然正是计钱钱的上司,天衙锦衣卫万户万俟罗睺。

   他闻言之后不由一声轻笑:“看来宗门对计钱钱,还是放心不下对吧?”

   (本章完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